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金沙娱乐网站哪个好

金沙娱乐网站哪个好:民国是怎样一个乱世

时间:2017/12/23 17:12:21  作者:  来源:  浏览:0  评论:0
内容摘要: ——欧阳君山注目抗战胜利日纪念系列之三 “宁为太平犬,勿为乱世民。”老百姓的话道破的是美德生长于稳定博弈的常识。作为一个固有大一统秩序日趋瓦解的乱世,作为一个严重欠缺中央最高权威的乱世,作为一个天下逐鹿、群魔乱舞、军阀混战的乱世,民国根本不太可能向好趋善,而更容易陷入短期冲动的...

——欧阳君山注目抗战胜利日纪念系列之三

“宁为太平犬,勿为乱世民。”老百姓的话道破的是美德生长于稳定博弈的常识。作为一个固有大一统秩序日趋瓦解的乱世,作为一个严重欠缺中央最高权威的乱世,作为一个天下逐鹿、群魔乱舞、军阀混战的乱世,民国根本不太可能向好趋善,而更容易陷入短期冲动的泥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流动性泛滥成灾。从甲午战争到第二次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华历史掉入了黑暗的乱世。这正是小日本胆敢犯我中华乃至叫嚣“三个月解决支那事变”的重要原因。

——题记

土崩瓦解的乱世

美国著名汉学家白鲁恂有句名言:“中国是一个文化,却假装是个国家,而且是个古怪的国家。”这不是夸张的说法,符合事实,过去的中华的确不是通常的国家,至少不是西方意义上的国家、民族。事实上,几乎从一开始,中华就没有狭隘的国家、民族概念,她的核心词是“道”、“公”、“天下”,所谓“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与此相应,中华历史不坚“夷夏之防”,“夷”与“夏”不定而互转,所谓“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正因为中华原本不是民族国家,乃天下为公的文明,除了最高权力者及其委托代理系统形态上组织化之外,普罗民众都处于一盘散沙的自然自足状态,众志成城的外敌一旦进犯,一开始通常都能够势如破竹。对中华历史与文化比较熟悉的鲁迅先生曾感言:“战具比我们精利的欧美人,战具未必比我们精利的匈奴、蒙古、满洲人,都如入无人之境。‘土崩瓦解’这四个字,真是形容得有自知之明。”

这就是中华近现代所处的历史阶段,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帝国主义犯我中华,不同于过去的蒙古族人和满族人,他们不仅有“坚船利炮”,而且挟“欧风美雨”,极大冲击中华固有的大一统秩序,尤其中日甲午战争更是极大动摇大清朝廷权威,虽不说土崩瓦解,但山头一个个立起,“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历史再一次隆重上演。武昌革命一声枪响,宣统皇帝退出龙座,孙中山建立民国,但中央最高权威远没有建立,恰恰相反,一方面因为民主革命的观念,一方面由于山头林立的现实,中央最高权威更加虚化,神州大地事实上陷入了四分五裂,乃至军阀混战。无论是北洋政府时期,还是国民政府时期,中华民国都没有实现中央高度集权,更没有完成民众组织化。蒋中正以北伐战争重新完成全国一统,但事实上明统暗不合,国民政府与其说是完成了江山一统,不如说是暂时弹压了公开分裂,这不仅为1930年的中原大战也就是“蒋冯阎李战争”所佐证,也为持续的国共分裂乃至国共内战所佐证。完全可以讲,从甲午中日战争到第二次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华历史掉入了黑暗的乱世。德国著名学者迪特尔·森哈斯曾表示,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有两个“混乱期”,一个是春秋战国,一个是20世纪上半叶的军阀混战。这应该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如不是中华掉入了黑暗的乱世,小日本恐怕也不敢先犯东北、再进关内乃至叫嚣“三个月解决支那事变”,这并非简单的自负,而的确也包含小日本知己知彼的自信,既无中央权威、又缺民众组织、而且仍然老牛破车的乱邦,怎么可能打得过“军民团结如一人”的工业化强国日本呢?

为什么盛产汉奸

此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能够有力佐证中华社会的混乱无序,这就是“汉奸”。据考证,汉奸也是古已有之,最初的说法可能来自于元灭南宋之时,但的确于今为盛,帝国主义犯我中华后导致汉奸频生。英军从海上登陆时有民众供应补给,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有民众充当向导。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后,汉奸更是成建制迎来了高潮。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协助日军作战的伪军人数高达210万,超过侵华日军总数。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杨靖宇将军殉国前,一边开枪一边怒骂:怎么到处都是汉奸!答案在哪里?难道我中华民众天生就缺乏爱国基因?

史料显示,当看到中国民众观看英军与清兵作战时,英国外交官巴夏礼大惑不解,遂问在身边办事的中国人,买办曰:“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这歪打正着道出了部分实情,由于中华原本一个天下,乃农业文明、自然经济条件下的自治自由社会,“国”与“民”的关系确实不紧密,甚至不相关,用古风讲,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用费孝通的话讲,就是“皇权统治在人民实际生活上看,是松弛和微弱的,是挂名的,是无为的”;用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核心概念讲,就是“看不见的手”在指导和治理社会的运行。正因为此,再加上外来异质帝国主义犯我中华的特殊性混乱,遂导致汉奸高潮频起。极其可能,近现代中华之所以汉奸频起,证明了中华近现代的混乱史无前例,超过春秋战国,也超过“五胡乱华”,深入到最普通民众的生活。著名学者余英时把20世纪称为中华历史上“最混乱、最黑暗的时代”,应该是可信的,而且主要的权重就在20世纪上半叶,不只是时间的权重,更重要的是混乱的程度。

“宁为太平犬,勿为乱世民”

民国研究是历史学一个重要话题,可能因为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走向及国共两党关系紧密相关,近些年更成为热门话题。但分歧不可小觑,被认为偏右的学者更倾向于肯定民国,他们搜罗出一大堆事实,从风气开明到文化繁荣到大师辈出到“黄金十年”乃至蒋中正本人仁义礼智信,言语中不无否定中共革命的潜意;被认为偏左的学者更偏向于否定民国,他们也搜罗出一大堆事实,从贪污腐败到贫富悬殊到外交软弱到治军无方乃至蒋介石本人窄陋无能,旗帜鲜明肯定中共革命的正当。偏右与偏左针尖对麦芒,以至有人在追问“谁是新中国”即究竟国民党建立的中华民国属于新中国还是共产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属于新中国的问题,如果说事实胜于雄辩,他们都掌握有于己有利乃至自圆基说的事实,但毫无疑问的是,真相只有一个,孰是孰非呢?难道历史真的是泥巴玩偶,可以任人揉捏?

注目礼理论的“我”逻辑演进显示,人际关系的发展要走向理性乃至于德性,社会秩序的发展要走向理性乃至于和谐,都依赖于稳定而长远的博弈,要不然,博弈就难免短期化,乃至向恶发展。稍微观察大自然就知道,凡是流水冲涮之地,不仅不会有鱼,甚至连水草都不会有,只有沉淀才会带来积蕴与生机——用经济学的话语讲,只有稳定而长远的博弈,才会带来美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流动性泛滥只会带来抢劫,也只是抢劫。不是稳定博弈,没有长远预期,美德会寸草不生,一切美好都有赖于稳定而长远的博弈。老百姓有句话,叫“宁为太平犬,勿为乱世民”,道破的正是美德生长于稳定博弈的常识。

民国不相信眼泪

民国的真相应该已经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固有大一统秩序日趋瓦解的乱世,作为一个严重欠缺中央最高权威的乱世,作为一个天下逐鹿、群魔乱舞、军阀混战的乱世,民国根本不太可能向好趋善,而更容易陷入短期冲动的泥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流动性泛滥成灾。事实应该服从于道理,这时候摆事实顺理成章。的确存在多方面的物证,如一项对近现代四川的农民生活的研究表明,自1835年到1910年,物价总平均上涨为122.5%,75年间上涨一倍多,应该说比较低;但1915年即建立民国4年后,物价水平开始呈指数式猛增。民国的“丰功伟绩”还表现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主要的粮食进口国,以至被某些外国人称为“饥饿之邦”。作为中华文明的经济和组织基础,乡村社会在民国时期开始大幅破产,有统计显示,20世纪20年代初,中原河南农业人口中居然有10%是土匪。

并不是说民国体无完肤,也不是一点成绩也没有,极少数生活在“第一世界”的人过得还相当时髦。但总体上,作为乱世的民国不太可能大有作为,这一点应该毫无疑问。刘向在《战国策》序中痛心疾首地为战国时代写道:“暴师经岁,流血满野,父子不相亲,兄弟不相安,夫妇离散,莫保其命,湣然道德绝矣,晚世益甚。”这应该也大致符合民国时期。从礼崩乐坏看,由于武重文轻,也由于舶来的物质主义的兴起,再加上外国势力的窥测和介入,民国的混乱程度有可能超过中华史上其他王朝崩溃时期,受影响的普通民众所占比例更高。史料显示,从1912年到1922年,全国兵变即达179次之高,原因多在于缺饷。这也充分反映民国的混乱程度,原本最讲究纪律也最有保障的军队尚且如此,况一般层面?辛亥革命元老于右任吟过一读史诗,写照的应该正是他躬逢其盛的晚清至民国时代,诗曰:

风虎云龙亦偶然,

欺人青史话连篇。

中原代有英雄出,

各苦生民数十年。

面对内忧外患,狼烟四起,史无前例的大混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华社会走向何方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注目!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金沙国际娱乐场开户)
鲁ICP备125645770号